Grin矿工的复兴:“公平”是挖矿收益的保障?
金龙网 2019-01-31 12:00:58

Grin是一个出来很久的“老币”,突然炒作背后,暗藏着秘。

Grin正在把信仰者变成矿工,或者把矿工变成信仰者。

由于Grin低门槛的挖矿设置加上挖矿模式,让不少新矿工涌进来,和老矿工一起分食Grin这块蛋糕。

Grin去中心化的精神,是区块链世界里的一股清流,也是熊市里的一捧热碳,让年底的矿圈和币圈都有些燥热。

而Grin这把火是否持续,还要看它的信仰矿工们是否持续支持下去,抑或者是它的币价能够攀升稳定下去。

一颗手榴弹

矿圈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。

币信、双优等各大矿池新建了关于Grin的交流群,每天都有一群叽叽喳喳的新矿工涌进来,每天群里上演不定时的答疑解惑,充满了求知的氛围。

一切都是因为Grin的出现,Grin即为笑脸币,底层采用Mimblewimble协议,因其发布人的匿名化以及隐私轻便的技术特点,被誉为新一代的隐私币甚至是比特币2.0。

Grin没有ICO没有预挖也不接受投资,更重要的是,所有人都只能以挖矿的形式获得Grin,其采用供应量无上限模式,且线性释放,平均1分钟产出1个区块。

这意味着,无论机构方和个人散户都站在同一起跑线,凭借矿机算力一决高下。

Grin像一颗手雷,掷入沉寂已久的水面,激荡乃至引爆了整个区块链世界

根据网上流传的一个叫《Grin挖矿教程》的文件,挖Grin的硬性要求是在Windows、Mac系统、Linux操作系统上,并且最低支持4G显存,N卡效率高于A卡,暂不支持A卡-470G。

北京时间1月15日晚11点,Grin主网上线,F2Pool鱼池、星火矿池等几大矿池早已宣布支持Grin挖矿,一切蓄势待发。

而此时的Grin矿工早已准备,纷纷等待挖出第一个区块。这一场景在这些矿工的职业生涯中曾上演多次。

蜂窝矿机联合创始人戎兵表示,他能在市场情绪上明显感觉到Grin的影响力,他们托管的显卡矿工基本上都通知说要切过去挖Grin。

在显卡矿工眼里,GPU矿机分为两种:A卡(AMD的显卡)和N卡(NVIDIA的显卡),后者相较前者在算力和功耗上更具优势但价格更高,一台二手N卡动辄几千上万(二手NVIDIA1080Ti市场报价8000元),而一张二手A卡市场价格为300元左右。

根据评级机构TokenInsight测算,对于Grin项目来说,如果新买矿机挖矿几乎不可能回本。这导致了Grin矿工的大部分是老矿工。

F2Pool鱼池创始人“神鱼”曾将自有的1万张N卡投入Grin挖矿当中,这1万张显卡此前已经通过挖其他币种回本,目前损耗的“只有电费”。

而新矿工大多选择业余挖矿或者租用算力。

区块律动创始人王帅就在办公室的工位旁摆置了一台NVIDIA 1080Ti矿机,在Grin主网上线后的一周内平均每天能挖出1个Grin。他此前从未从事挖过其他币种,只是享受挖Grin的乐趣。

而矿场主沈未鹏(化名)透露,有客户找了很久的A卡矿机未果,于是只得找自己租借5000台A卡矿机挖Grin,按照挖以太坊的收益(每台每天10元钱的价格)租借。

Grin的出现,让整个矿圈乃至币圈兴奋不已,在平静的熊市激起一滩摊浪潮,而随着Grin主网上线后的币价的起起伏伏,每个人都呈现出不一样的复杂情状。

Grin效应

“GPU矿工是最没忠诚度的,什么币都能挖,币价高就挖高的。”矿海会负责人俞队长表示,自己并不看好Grin。很多人上门找到租借矿机想挖Grin,他嫌麻烦,拒绝了。

在俞队长看来,Grin是一个出来很久的“老币”,突然炒作背后,暗藏着秘密。

但Grin或者Grin的出现确实给显卡矿机特别是N卡矿机释放了一个希望。

矿工吴忠明(化名)部署了70台N卡矿机,平均每台矿机每天能挖1.3个Grin,在币价在60~100之间陆续出了800个,比其他币要赚不少。

吴忠明看好Grin的技术和比特币原教旨精神,他也透露,一旦Grin币价下跌至收益不如其他币种,他也将切换算力去挖收益高的币种。

“矿工大概是区块链世界里最实际也最逐利的人群了。”矿工刘芳透露,自己进入矿圈就是为了挣钱,不为其他。

比起打着技术革命幌子的ICO项目,这些矿工更为直接也更为务实。

Grin的出现重现验证了这一点。

在1月17日下午的一场矿业研讨会上,神鱼透露挖Grin的收益是以太坊的10倍,导致很多N卡矿工转向Grin。当时Grin在交易所的价格是14美金(Mytoken数据)。

神鱼曾在2016年初以20元币价卖掉十万个以太坊,挣了200多万,后来以太坊价格最高点一万二,按照理论计算神鱼少赚了20多个亿。

1月18日,神鱼透露,为了避免“错过以太坊”重演,他将屯着Grin不再卖掉。

3天后,神鱼又透露,早期不适合囤Grin,已经在出货了。此时,Grin币价回落至3美金。

根据非小号数据,1月28日上午8点,Grin价格上涨至13.37美元,7日涨幅421.19%。一时又激荡起矿工们的心情。

吴忠明对此的反馈是“(币价)拉得太早了,这才挖了多少啊”。在葛方看来,Grin似乎依旧是个可以操盘的项目,就如同之前的很多项目一般,门罗、AE、Zcash、BTM……

另一边,随着1月24日币价开始提升,累计难度在陡然上升,这说明算力在提升,矿工在陆续进场。

所以,币价摆荡,考验矿工的不是信仰,而是收益是否持续。

Grin,下一个比特币?

在和Grin接触过的很多人眼里,Grin无疑是比特币原教旨主义的复兴——没有ICO、匿名的发起人、核心团队不接受投资,就连在挖矿选择上也一度参照了比特币的发展。

据悉,Grin核心开发团队一开始考虑完全抗ASIC,但随着和ASIC开发者交流,他们发现希望由抗ASIC向ASIC转变——从最开始的90%GPU+10%ASIC过渡到100%ASIC。

而这个过程和比特币挖矿的发展不谋而合,要知道,在蚂蚁矿机出现之前,比特币矿工也是依靠电脑显卡挖矿。

在核心本质浮现之前,大家对Grin的参照标准的是其高收益,但是由于其发行机制带来的早期高膨胀率又给Grin的发展带来重重阻力。

在矿圈分为泾渭分明的两派:Grin和抗Grin。

币信创始人吴刚在社交平台上表示:“Grin是一个每天固定产出的币种,最好的入场点不是现在,而是需要用的时候,因为Grin无限生产。无限供应模式,会让Grin真正成为去中心化稳定货币。”

焱猫矿工的作者“绝对仅有”表示,根据其观察,包括Grin在内任何币种,收益跟其他币种不会相差太大,否则其他币就“凉凉”了,“所以最终新币基本上都会回落到与其他币种差不多的标准”。

而BTC.TOP江卓尔表示,匿名性一直是无政府主义者和黑客的追求目标,但这并不是市场的刚需,Grin比起BTC在匿名性上的微弱优势,不足以抵消在货币规模和流动性上的巨大劣势。

“技术可以借鉴,(Grin的)公平只是回归正常而已——2014年数以千计的pow山寨币都是这么公平。”他说。

在金融市场有个词语叫“价值回归”,指当股指或股票价格和其内在价值严重背离后,股指或股票价格降低至其内在价值的过程。

而Grin将“价值回归”,回落到它本该属于的位置。1月30日早7点,Grin价格8.45美元,24小时跌幅24%。可以预见的是,Grin的价格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都将起起伏伏,摆荡矿工的心情。

“我觉得Grin 1年内可以达CoinMarketCap前20。”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,“你看看现在排在前20的币有多么垃圾就知道了。”

另一边,矿机厂商正在紧密研制Grin矿机。

1月29日,矿机生产商芯动科技表示,将于今夏推出Grin矿机。而此前矿机制造商Obelisk和Innosilicon也陆续宣布开发Grin的ASIC矿机。

这动作背后预示着,关于Grin的算力战即将上演,不知谁能成为下个比特大陆,是否重蹈迅速崛起又陨落的命运?

(文中沈未鹏、吴忠明、刘芳等为化名)

阅读 0
Copyright © 金龙网